讀《活著》有感
來源:錫林浩特市政項目  作者:王丹霞  時間:2019-09-05  點擊量:   
【字體:

時光荏苒,調入錫林浩特項目工作已近半年,自開展“讀書人·追夢人”每月讀書主題活動以來,讓我真的收獲到了不少知識。以前的我并不是一個特別愛讀書的人,即使偶爾閱讀,也是一些短篇或散文之類著作,對于這本長篇小說《活著》也是我第一次認認真真讀完的書。在讀這本書之前,我沒有什么想法,讀完之后,才敢說一句:喜歡。有種相見恨晚之感,遺憾的是現在才與它相知,但慶幸自己沒有錯過與它的相遇,這還得感謝我們企業為職工提供了這么好的教育陣地—“職工書屋”。

余華的書看過很多,人很有名。余華在文學界泰斗的地位無人能撼動。就是魯迅,在寫作上也是比不過他的。魯迅的筆是刀劍,是號角,喚醒國人的血性和不屈的精神。余華的筆是刀斧,似建造師,給你鑄就一個個鮮活的世界,巧奪天工。

《活著》這本書的書名,也是如雷貫耳。從識字知世以來,這本書以各個途徑,在我的心里扎下了一道深深的根。揮不去,斬不斷。以前在學校推薦的書目,語文課上老師講授的書單,總是少不了它的名字。道一句“天下誰人不識君”,絕不為過。

話說回來,余華這本《活著》,真的是給我以深刻的印象。它是一本很好的書,通過這本書,我也看到,余華,真的是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

從序言里我就得知這是一篇以第一人稱寫的小說,余華自己也說,從第三人稱寫的時候,卡頓沒有頭緒,換成了第一人稱之后,卻是下筆如有神助。我想,這大約是注定的。這篇小說,這個故事,就要由福貴自己來講。也只能由他來講。

不過還是有些出乎意料,這本書的開篇,是從一個故事采錄人的角度切入的。他去過許多地方,上山下鄉,也聽聞見識過許多。只唯獨福貴,給了他這種迫不及待聆聽并且講述出他的故事的感覺。不若他為何不寫別人,偏寫了福貴?我是這么覺著的。福貴是有著自己的魅力的。

文章自由穿插,視角切換,從聆聽者到敘述者,預先沒有明確的說明,但你從故事里,語氣里,一眼就能分辨出,是福貴還是轉述者。這也是福貴的魅力,更是余華的魅力。

從一個地主家的紈绔子弟,到一個踏實樸素的務農老人,福貴經歷了很多。

故事開頭里福貴對老牛福貴說的話,用的小心思,里頭夾雜著幾個陌生的人名。我心下存疑,記性卻不太好,每每在后面看到一個類似的人名時,總要把書翻回那一頁,一一比對。故事講完了,我也知道了,除老牛福貴之外,在福貴話里存活的和“福貴”暗自較勁的那些“牛”,其實就是福貴的妻子,女兒,兒子,女婿和外孫。所以他每次耕田,大抵都不只他一個人在勞作,福貴還帶著他的家人,他最珍視的親人們。

看到這里,我暗自發笑的同時,也有些哀傷。這位老人經歷了太多,從一開始那個渾不吝騎著妓女招搖過市特意從老丈人門前經過大聲打招呼的少爺成為后來知道心疼媳婦兒疼愛女兒兒子對女婿孫兒和藹慈愛的普通人,他真的改變了很多。一步一步,我在看著,卻總是會在某一個瞬間驚異于他的改變。他的妻子為他付出了很多,從一個漂亮肆意的米記大小姐到懷胎幾月在青樓賭坊下跪求他回家的人妻,也改變了太多。父親為了他卑躬屈膝換銅錢。母親為了在破落后留住他的妻子不被接回娘家而給人下跪。兒子因為他一句嫌他廢鞋就日日赤腳來回奔走。女兒為他又聾又啞在母親病發父親生病時一人默默撐起一個家。女婿給他重修房屋不顧眾人眼光成婚十日跟著妻子回門。孫兒不過十歲跟他下田種地采棉花直至病倒后又死去。他享受過奢靡,經歷過苦痛,慣見了生死,再沒有比他更壞的人,也沒有比他更好的人,最終,只剩下他一人,和一頭老牛。就像他說的,有時想想傷心,有時想想又很踏實。

讀這本書,這篇文,這個故事,這個人……我有時想想難過,有時想想又很輕松。福貴這人,是一個能把活著歡喜過了的人。他的魅力,在他歷經一切的風霜之后仍舊豁達的天性。所有一切,在他跟前,因為活著,不過如此。我厭惡過他,也喜歡過他,心疼過他,也敬佩過他,這就是余華的魅力,也是福貴的魅力。

寫到這里,我發現,對這一本書,對它的作者余華,對里面的主人公福貴,我用的最多的詞,是“魅力”。真的,它有魔法,會讓你為它折服。這就是《活著》的魅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宁夏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