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裱匠李鴻章
來源:引江濟巢項目  作者:徐成濤  時間:2019-08-31  點擊量:   
【字體:

唐太宗說過“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雖然是一名理科生,但我卻對歷史和人物傳記情有獨鐘,閑暇之余總愛捧讀一下;恰逢進入單位以后,了解到單位有中國鐵建職工e家公眾號,其中的鐵建書屋更是滿足了我讀史的愛好。對于李鴻章,我最初的了解來源于曾國藩,眾所周知,毛澤東和蔣介石都是非常欣賞和敬佩曾國藩的,欣賞他的識人善用,欣賞他的處世才華。在讀了曾國藩的《冰鑒》之后,我開始好奇李鴻章,李鴻章作為曾國藩得意弟子應該差不到哪兒去,故想對李鴻章多一些了解,這才讀了《李鴻章傳》。我讀史只為了解與學習歷史人物在面臨人生重大決策時思考問題的方法與角度,卻從不敢輕易提筆對歷史人物做評述,因為我并不處在那個時代,我所有的想法和觀點都難以融匯到當時時代背景中,脫離開時代背景的評述本身就具有歷史局限性,是極其不負責任的。但當我讀完《李鴻章傳》,我的內心激蕩起伏,有著不吐不快的沖動,也可能是因為我們當下處在了一個相似的時代背景里;一個亡我中華之心不死時代背景里。

“天下惟庸人無咎可譽。舉天下人而惡之,斯可謂非常之奸雄矣?舉天下人而譽之,斯可謂非常之豪杰矣乎?”這是梁啟超先生開篇的第一句話。誠然,只有一輩子也沒做過大事的人才不會犯錯,李鴻章固然是以罵名被釘于恥辱柱上,但他絕非我等常人可媲而美之的。

李鴻章,安徽合肥人,本名章桐,字漸甫,號少荃,謚文忠。生于1823年,卒于1901年。李氏是合肥東縣東鄉名門望族,其父李文安和晚清中興名臣曾國藩是同榜進士。因此,李鴻章從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并且和所有讀書人一樣,希望將來金榜題名,實現凌云之志,開府建制,光宗耀祖。事實也確如此,李鴻章二十多歲便高中,躋身翰林,并寫下“一萬年來誰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這般雄渾的詩句。李鴻章的一生,不算長,卻見證了大清王朝的窮途末路,見證了中華泱泱大國飽受前所未有的欺凌;不算短,卻經歷了政治風波中的大起大落,經歷了至高的榮譽和至極的唾罵。

李鴻章是時勢造就的英雄,卻不是造就時勢的英雄。1851年,洪秀全在廣西揭竿起義,僅僅兩年多時間,占領了半個中國,1853年,捻軍在安徽山東一帶作亂,清政府鎮壓了10年都沒有成功,當咸豐皇帝北逃承德的時候,李鴻章三十八歲,功名未成而江山未定,滿心都是彷徨無奈。當太平天國幾乎將清朝翻了個,在皇帝最需要一個能帶兵打仗的人才的時候,李鴻章出現了。重視宗族血親的清政府在迫于無奈的情況下重用了曾國藩和李鴻章等人。而作為眾多翰林中不起眼的李鴻章,則借此發跡。李鴻章借此機會組建了淮軍,最后于1864年平定了太平天國以及1865年結束了捻軍動亂。一時間聲名大噪、風頭無兩。

李鴻章應該感謝那個時代,縱觀滿清歷史,在清朝的全盛時期,像李鴻章這樣位高權重的漢臣幾乎沒有,滿清政府重于血統,即使他們當初引以為傲的男兒血氣早已在兩百多年的安逸中消散于酒色財氣之中,他們也不愿意承認并正視這個問題。若非后來太平天國之亂,整個王朝竟無一人可用,李鴻章曾國藩等是永遠也沒有出頭機會的。同樣,他也厭惡那個時代。國家垂危,位極人臣的李鴻章為了挽救滿清政府,他力挽狂瀾,強勢鎮壓太平軍,捻軍。他效法西洋,出訪歐美各國,開展洋務運動,辦學堂,造船廠,志在強大中國。甲午中日戰爭之后,為了搖搖欲墜的滿清政府,他背負罵名,與眾列強唇槍舌戰,以一人之力周旋于列強之間,雖簽眾多不平等條約,實則力不從心,無奈之舉。他的初衷是好的,妄想以一己之力挽救整個腐朽的滿清政府,卻哪里明白生產技術的變革會推動思想的變革,思想的變革會更好的推動技術的進步。

究李鴻章之一生,恪守儒家思想,中庸之道。其儒家思想根深蒂固,在儒家的世界里,他堪稱完美。早在英國軍官查理·喬治·戈登協助李鴻章打敗太平軍之時,清政府已無力帶領國家走出困局之際,戈登勸解其擁兵自重,重振國體,并承諾愿意追隨其左右時,他卻膽顫心驚,斷然拒絕。他是儒臣、忠臣卻從不是造就時勢的英雄,他愚忠于滿清政府,哪怕滿清皇帝當他只是一枚用后就丟棄的棋子。這或許就是他心甘情愿背負“漢奸、賣國賊”之名的主要原因。

1901年11月7日,晚晴一代明臣李鴻章病故,帶著屈辱,背著罵名,終結了他的時代。垂危之際李鴻章寫下了“牢牢車馬未離鞍,臨事方知一死難。三百年來傷國步,八千里外吊民殘。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海外塵氛猶未息,請君莫作等閑看”,這其中包含了李鴻章對于國家垂危,名族受難,無力回天的悲哀與一生糊裱卻未曾挽救這搖搖欲墜的滿清政府的無奈。

李鴻章是一個合格的糊裱匠,他費盡心思的縫補著殘破不堪的滿清政府,卻從未想過挖出地基,再立高樓;這也許就是為什么李鴻章一生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卻罵名不斷的原因。

時至今日,我泱泱中華已今非昔比,但亡我中華之心不死的大有人在。就近來說,香港襲警,臺獨猖獗,未嘗不是亡我中華之心不死之人的手筆。但今日之衛國者,遠非昔日之李鴻章。今日之中國,遠非昔日之中國。今日之中國,如摩天大樓,根基牢固,高聳入云,無懼風雨。讀史以明志,方能砥礪前行。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宁夏11选5遗漏